為您推薦:
中國儀器網 中國儀器網 射線檢測儀 γ射線檢測儀厚度測量

產品導購地圖

γ射線檢測儀厚度測量

產品的厚度精確度是評價其質量好壞的一項重要指標,原始的人工測厚方法比如機械式測厚已經逐漸不能滿足生產要求。γ射線檢測儀因具有檢測靈敏度高、響應速度快、測量準確、長期使用抗干擾性能好、操作簡單、安全可靠等優點,在板,管,膜系列產品的在線測量和厚度控制中的得到了比較廣泛的應用。


γ射線測厚儀組成


γ射線測厚儀的組成通常包括放射源、探測器和 γ射線測量儀表(又稱記錄儀表)三大部分。


① 放射源部分:產生射線的裝置或物質叫放射源。γ射線與α、β射線相比較,穿透力最強,它常用于對較硬的物質諸如鋼、鋁、塑料等材料的厚度測量。目前在國內外使用的幾種 γ 射線源有137Cs(銫-137)、60Co(鈷-60)、241Am(镅-241)。


② 測量儀表部分:測量儀表一般由控制系統、計數電路、顯示模塊、接口模塊及相應的外圍電路構成。


③ 探測器部分:它是γ射線測厚儀的重要組成部分,由閃爍計數器、前置放大器和信號處理電路三部分構成。其功能是把射線光信號轉換成能被測量儀表所識別的數字信號后傳送到測量儀表進行處理。由此可見,探測器性能的好壞將直接影響到測量儀表測量的數據的精確性。



γ射線檢測儀在鋼材測厚中的應用


1、鋼管壁厚的測量


在線測量鋼管壁厚是一項比較復雜的工作,使用γ射線測厚儀對鋼管進行在線測厚,可以實現對鋼管的質量的實時監控及調整,控制平均壁厚和中心偏差,提高產品精度,還可控制頭尾增厚段,提高產品合格率。測量時根據不同的被測鋼管的厚度范圍采取不同能量等級的發射源。射線穿過被測物體后,其強度的衰減與物體厚度呈指數函數關系。已根據實際測量發現,測量數據的精度與被測物體的厚度存在一定關系,測量精度往往隨被測厚度的增加而降低。 


鋼管測厚,射線經校準后透過鋼管到達高壓電離室,產生與射線強度成正比的電壓信號,放大后輸送至計算機計算厚度。 


2、帶鋼厚度的檢測


在金屬板帶軋制等連續自動生產加工的工程中,γ射線測厚儀被用于厚度精確控制的主要測控環節。在生產工藝水平不斷上升的背景下,企業對在線測量的精度也有了更高的要求。目前,我國所使用的測厚儀一般從國外公司進口,包括德國FAG和IMS,美國RMC,日本TOSHIBA等公司。


用于帶鋼(包括冷軋和熱軋帶鋼)厚度測量的γ射線測厚儀的放射源和射線檢測器分別置于被測鋼板的上、下方。在γ射線穿過被測的鋼板后,一部分被其吸收,剩余的部分被檢測器接收。在這一動態監測過程中,γ射線測厚儀的機械部件沒有與板帶表面直接接觸,不會劃傷板帶表面,所以生產的板帶表面具有非常高的質量。


通過測厚儀的應用提高了板帶的軋制質量和成品率,測厚儀稱為厚度控制過程中重要的檢測工具,尤其是在結合精軋機自動控制系統的使用中,在軋制時充分發揮了對板帶厚度的測量和糾正作用,大大地改善了板帶實物質量。通過γ射線測厚儀的使用,可以不間斷、精準、迅速地監控帶鋼的厚度,從而帶鋼產品的質量得以很好的保證。


γ射線檢測儀測量薄膜厚度


塑料薄膜種類繁多,已被應用到很多領域。例如感光材料、磁帶基材、農用薄膜、包裝材料、醫用材料、玻璃貼膜等。


薄膜具有吸收射線的能力,在γ射線進入被測的薄膜后,一部分被其吸收;另一部分射線穿過薄膜,進入電離室(電離室內充滿惰性氣體),粒子使惰性氣體電離,產生正負離子,通過外電場的作用,正負離子移動,產生電離電流,在電阻R處形成電壓降,后經運算放大器對電壓/頻率的轉換,將數據傳入PLC系統,由PLC系統分析處理數據,與設定值比對,再通過計算得出薄膜的厚度。


γ射線檢測儀管道油垢厚度測量


原油在管道輸送過程中,常常會因結垢而堵塞管道。原油成分、環境溫度等因素都會影響原油管道內的結垢速度,因此很難對管道被堵塞的具體位置和時間加以預測,用破壞法觀察管道內部的狀況也不會對問題有所解決,因此需要研究出一種經濟、方便、簡單的檢測方法,滿足可以在管道外部進行實時測量油垢厚度的需要,以便采取各種措施。為此,以圓筒狀石蠟代替管道內油垢,采用γ射線檢測儀測石蠟厚度。


實驗用的石蠟樣品呈圓筒狀,采用若干不同厚度的樣品。將石蠟樣品置于不銹鋼管中,最外側為不銹鋼管,管道內部為石蠟樣品,不同樣品的外徑相同,通過改變其內徑大小模擬不同石蠟的厚度,厚度是指樣品內外直徑之差。


2004-12-28 瀏覽次數:440次
延伸閱讀

看過該文章的人還看了以下文章

久久爱www免费人成_看片_久久爱www免费人成小说青青草超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